欢迎光临子默书法网官方网站!
 

艺术调料

吴冠中:艺术,时代一定会有真诚的挽留和无情的淘汰!

2016-11-17 点击数:1482

大学教育——“大学之大,不在于大楼,而在于大师”教学评估检查——“是个劳民伤财的活动。”美协和画院——“就是一个衙门,养了许多官僚”。中国当代艺术活动——“跟妓院一样了。”美术的发展——“科协制度不取消,中国的科学上不去。美协也是这样。”当代艺术市场的虚假繁荣——“很多沙子将会沉下去。”中国当代美术水准——“落后于非洲”问题的根源——“其实就是一个体制问题!”

艺术市场受到人际关系、利益包装、经济沉浮等人们无法回避的因素影响。庄子曾谓“凡外重者内拙”。艺术是自然形成的,时代一定会有真诚的挽留和无情的淘汰。艺术市场是一面镜子。但上帝只会关照一心去创作的画家,而不是光照镜子的人。

齐白石利用花鸟草虫创造了独特的美,提高了社会的审美功能,但这比之鲁迅的社会功能,其分量就有太大的差异了。我晚年感到自己步了绘画大师们的后尘,有违年轻时想步鲁迅后尘的初衷,并感到美术的能量不如文学。“一百个齐白石也抵不上一个鲁迅的作用,多个少个齐白石无所谓,但少了鲁迅,中国人的脊梁就少半截。我不该学丹青,我该学文学,成为鲁迅那样的文学家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是丹青负我。

”艺术到高峰时是相通的,不分东方与西方,好比爬山,东面和西面风光不同,在山顶相遇了。但是有一个问题:毕加索能欣赏齐白石,反过来就不行,为什么?又比如,西方音乐家能听懂二胡,能在钢琴上弹出二胡的声音;我们的二胡演奏家却听不懂钢琴,也搞不出钢琴的声音,为什么?是因为我们的视野窄。

人怀孕就要生孩子。作画也要十月怀胎,我必须构思很久才能下笔。想要创新很难,十之八九都不能成功,成功的那一两成,就非常了不起。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,大部分是画匠,可以发表作品,为了名利,忙于生存,已经不做学问了,像大家那样下苦工夫的人越来越少。真正的艺术家是养不出来的。要奖励作品,不奖励这个人,不把他养起来,要让生活来养他,让社会来养他,让苦难来养他。艺术发自心灵与灵感,心灵与灵感无处买卖,艺术家本无职业。坐冷板凳的人少了,认真读书的人少了,但垃圾书大量涌入市场,有了钱,什么人都想出版一本自己的“书”,出版社的仓库挤垮了,垃圾回收站将成为新兴企业。整个社会都浮躁,刊物、报纸、书籍,打开看看,面目皆是浮躁;画廊济济,展览密集,与其说这是文化繁荣,不如说是为争饭碗而标新立异,哗众唬人,与有感而发的艺术创作之朴素心灵不可同日而语。

美盲不等于文盲,前者是审美缺陷。过去在农民院子写生,我常常会拿一幅并不好的作品给他们看,他们会说画得像,我再拿出一幅画得满意的作品给他们看,他们则说“美”。从这里我知道,尽管他们没有文化,但是他们不是美盲,相反很多文化程度很高的,却是知识越丰富越是美盲。

艺术诞生于艺术家的孤独。谁也不能例外,生命的本质是孤独,痛苦的。。。孤独是艺术家的影子,阳光下,月光下,灯光下,都可以清晰地发现它。没有亮光的时辰,它藏于艺术家的心灵,用利齿咬噬着这最柔软,最敏感,最疼痛的地方,使它流血不止。。。我不让我的孩子学画画,因为我不希望孩子真正成才了,像凡高那样变得疯疯癫癫,我也劝很多家长不要让孩子一开始就学美术,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孩子天生就是画家,其实没有那么多艺术家。
人生只能有一次选择,我支持向自己认定的方向摸索,遇歧途也不大哭而归,错到底,作为前车之鉴。我这一辈子啊,很孤独。我有亲人,但一步步往前走时,亲人渐渐不理解,你走得越远,中间距离就越远。亲情,我并不很看重。至于朋友,只能某一段同路而已,过了这一段,各走各的路。一辈子的同道,几乎没有。这时代有太多的虚假,与我们那个时代比,垃圾更多,人心更虚伪,所以更难求知音。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:鲁迅、梵高和妻子。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,梵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,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,平凡,善良,美。我感觉以后我散文的读者肯定比欣赏我的画的人要多,我的终生情人是文学。(来源:中国美术)。

上一条 没有资料
相关新闻